王家卫:「特别鸣谢刘以鬯」

作者: 时间:2020-07-24软件科幻985人已围观

王家卫:「特别鸣谢刘以鬯」  王家衛 花樣年華的圖片搜尋結果

《花样年华》、《2046》不只是「小说改编」

王家卫最初想改编的是《酒徒》,直接找上了刘以鬯,刘以鬯又给了他《对倒》。王家卫对《对倒》更有兴趣,于是就先有了《花样年华》。「对倒」译自法文「Tete-Beche」,本来是一个邮学用词,指因为印刷失误导致一正一反但相连的珍贵邮票。1972年刘以鬯在伦敦的拍卖会上投得一张「慈寿九分银对倒旧票」,并从中受到启发,发展出《对倒》的小说情节:主角淳于白与亚杏只交会过一次,彼此的生活却互相观照。男女主角各自发展,双线并行的结构启发了王家卫创作《花样年华》,因此有了「周慕云」和「苏丽珍」这样的经典角色。


《2046》里的「所有记忆都是潮湿的。」;《花样年华》中的「那个时代已过去。 属于那个时代的一切都不存在了。」分别来自《酒徒》和《对倒》。从两本书中所选取的字幕在电影中,明显地佔了非常重要的位置,王家卫说,「刘以鬯的文字充满了意象,阅读他的文字其实就有一长串影像浮现出来,充满了想像力。」对他而言,刘以鬯的启发并不单单只是故事的叙述方法或剧情改编:还有对城市空间的描述、六十年代作家生活细节。刘以鬯的意识流叙事手法对王家卫的镜头美学或多或少都有影响。作家潘国灵指「《酒徒》説不上是《2046》的改编原着,但肯定是它的灵感缪思,要知道,对一个创作者来説间接的启发(inspiration),往往比直接的改编(adaptation)弥足珍贵。」仔细观察的话,亦会发现电影中的细节与原着都有不少巧妙的相似之处。


那些消逝了的岁月,彷彿隔着一块积着灰尘的玻璃,看得到,抓不着。他一直在怀念着过去的一切。如果他能冲破那块积着灰尘的玻璃他会走回早已消逝的岁月。《对倒》

王家衛 2046的圖片搜尋結果


刘以鬯:不明白为什幺要鸣谢我

既是作家又是报馆记者的周慕云,在梁朝伟的忧郁演绎下,一度令不少人倾倒并且对作家产生幻想。王家卫说周慕云这个角色就是《酒徒》中的主角以刘以鬯为原型,周慕云后来到新加坡工作的经验更是与刘以鬯的生平重叠。不过,事实上刘以鬯却认为《花样年华》中的周慕云在报馆和写稿时的形像与他相去甚远,他坦言写稿和在报馆工作的实际情形其实并没有电影所述的那样浪漫。


电影与现实的情况儘管有所差异,不过,王家卫拍摄《花样年华》和《2046》的其中一个初衷亦是想向六十年代的这些作家致敬,在《自由副刊》的访问中他提到「作家们每天都要大量地写作,为了生活,没有什幺崇高、伟大的理想与口号,黄色、武侠类型都写,每天在良知与稻粱间拔河,那都是谋生的无奈,但是也有人坚持除了谋生写杂文之外,也要写些能对自己交代的作品,刘以鬯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花样年华》声名大噪前,刘以鬯早已是名家。不过,因为王家卫的缘故,又被更多人所认识到,其中更有不少外国人。2003年《对倒》更被法国出版社Philippe Picquier翻译成法文。而法文版《对倒》封面就是「周慕云」与「苏丽珍」的经典「对望」。

10419649-0e6a719f76912448

2000年,刘以鬯到电影院观看完《花样年华》的试映后,并不明白电影为什幺要「特别鸣谢他」,后来他才慢慢知道自己是如何「启发」王家卫的。儘管《花样年华》和《2046》都并非直接改编,但这何尝不是经典电影与经典文学作品的一次精彩「对倒」?终年99岁的刘以鬯先生,无论人生还是小说,都充满电影感——王家卫的电影固然好看,但这位大师的作品更不容错过。


刘以鬯纪念小辑:

邓小桦:〈大树刘以鬯:创造的象徵〉

梁璇筠:〈梦裏不知身是客——也谈《酒徒》的意识流〉

张虎铭:〈意识流与《酒徒》〉

刘以鬯关键词(a.k.a.懒人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