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宽诚楼 拍案惊奇bull;本土真人真事改编

作者: 时间:2020-07-24数字媒体496人已围观

「传说旧澳门大学的王宽诚楼,每到凌晨电梯就会自己由地库四层升上G层。有人说这只是学校对电梯自动回G楼的设定,也有人说,曾经有身穿白衫的女学生死在王宽诚楼里,自此之后,电梯每到凌晨就会接那位女同学离开。而你,相信后者?还是前者?」

「阿轩,你一阵真係留到凌晨?」学长坐在我旁边问。

「唔知啊,做完就走啰。」我对着学长说,再看了一看手机的时间。「顶啊,依加都8 点几。」

「唔係啊,你唔可以拎返屋企做咩?」学长一再问我。

「咁坐电脑室做有Feel啲吖嘛。」我看着眼前电脑荧幕,那份报告离两千字还有一段距离。

「阿轩,认真听我讲」学长突然拍我膊头。

「咩……咩事?」

「你凌晨唔好行入王宽诚楼。」学长用很严肃的口吻跟我说,整个气氛瞬间变得紧张。

「但我架车泊係王宽诚楼楼下喎……」我为学长的对话感到不解。

「咁……即係你一定要搭?啦?」

「咁唔搭?唔通夜妈妈行楼梯咩?个死人楼梯係对外㗎,夜晚好鬼黑……」

「总之听我讲,如果你一定要搭?,唔好向后望。」学长嚥了一啖口水。「如果个?

超重,你就即刻走返出嚟,同埋,千祈唔好望后面个景。」

「点解啊?唔通有鬼?」我心想着,鬼故都是人作的,学长怎幺会相信呢。

「总之你唔好向后望就得。」学长见我无心机听,就没有解释下去。

大概一个钟后,学长就自己离开了。现时电脑室只剩低我自己一个人。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电脑室儘管灯火通明,但死寂的感觉愈来愈凝重。

9点、10点、11点、12点……每天都是这样的独自自修或赶功课到凌晨,虽然很累很想睡,但为了成绩,不让家人失望,我一定能坚持下去。

电脑室依然没有一个人走进。本来室外还会听到有人经过,但到了午夜,门外没有出现任何人声。剩下的只有电脑室的冷气声、打字声。 到了2点左右,我眼见报告完成得七七八八,我心想应该是时间离开了。

打开电脑室门,走廊灯光昏暗,路旁的花花草草受着微风的吹打,尽头的储物柜门有其中一个没有关上。

我沿着走廊向前走,经过那没关上的储物柜,再走向旁边的楼梯。微风一直吹打着旁边的花草,发出「沙沙」的声音,楼梯更是愈走愈昏暗。

我加快脚步,愈走愈快,离开楼梯,看到一个露天长廊,长廊外就是王宽诚楼。经过露天长廊,橙色的街灯照耀着街道,但我眼前却是如此漆黑,黑得五指不见!

我用接近跑的脚步走到王宽诚楼门口,红色的大门紧紧关闭着,但我知道它没有上锁。推开大门,可以看到学长口中的电梯。而大厅有着灯光照着。

「G楼到了。Ground……」

我听到开门声后,立刻走进了电梯内,不知是心理还是其他因素,总感觉附近有人狠狠的偷望着我,与此同时,电梯的大门突然关上,逼使我内心冒出一股阴寒,恐慌之下,连忙快手按下三楼。只是电梯还没有起动,已经发出「哔……」的超重声音。

「超载?无可能。」我看一看电梯上写着两吨的负载,不相信地自言自语。

「无可能,电梯得我一个,无可能超载。」我试图按下开门的键,却又发现全身像被一股压力压着一样,我用尽全力也动不了半分。不仅如此,我猛然间发现满眼充满雪花,隐隐约约看见电梯顶上吊着苍白的长衣,长衣上露出一具极度恐怖的脸儿。

「唔通,唔通就係以前上吊,上吊个位师姐?」我想着想着,不小心再望了她一眼,即时双脚软下,瘫在地上。

「师弟好靓仔啊。」

女鬼把面靠近过来,接着说:「知唔知点解会超载?」

「我唔知,我唔知……师姐,求下师姐放过我啦。」

「哈,哈,哈!因为,因为我压力好大,好大,大到超载。哈哈哈。」

「师姐,师姐……放过我啦,我从来无做过坏事。」我双手合十,不停拜着说。

「讲样嘢畀你听,唔係我整停部?,係你。」

「无啊,我无啊。」

「哈哈哈,我同你讲,今次就放过你,以后唔好畀我发现你凌晨还坐?。」

「好好,我知。」

「重有,凌晨之后,成幢楼都係我话事,深夜之后,连自修室都唔想见到你。」女鬼说话后,突然捉紧我的双手,张开嘴巴,活生生的把我吓晕了。

在我醒来以后,是在镜湖医院的床上,医生说我是操劳过度晕了,我没有反驳,因为我还能感受到手腕的痛。自此之后,我再没有在深夜到自修室,当然也没有到那电梯。

每次我看到有同学在自修室,也会提醒他们早点离开,不要太晚。成绩,不是最重要的,身体才是最宝贵。

完。

作者:尘某

王宽诚楼 拍案惊奇bull;本土真人真事改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