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健康讲座:「面对过动症教出生存力」

作者: 时间:2020-07-29数字媒体344人已围观

精神健康讲座:「面对过动症教出生存力」

小宏是小学三年级的学生,开学以来,上学校每天都在大作战。家长时常在帮他找东西,铅笔、水壶、联络本、便当盒,只要能丢的东西,已经不知道丢了多少次。写作业时,他可以边写边玩边写,即使是被硬盯着写完功课,作业也常被发现有少笔划、漏字、掉行的情形。上课时,小宏很热心主动,时常不等老师讲完就急着发表意见,也很容易旁边同学讲话;下课时,小宏像是装了电池似的跑跑跳跳,常常东一块西一块的破皮或是淤青,老师也常需要处理他跟同学之间的争执。上述例子不少见,但要如何分辨好动、活泼、粗心,跟注意力不足过动症,是不少家长、教师的疑惑。为了让民众了解注意力不足过动症及其评估治疗原则,卫生福利部草屯疗养院、南投精神健康学苑与南投县文化局合作,邀请草屯疗养院儿童青少年精神科主任许维坚医师,主讲「面对过动症教出生存力」,时间为4月21日下午2时至4时,于南投县政府图书馆七楼放映厅。

许维坚主任表示,注意力不足过动症,早在1904年就已在临床医学上被注意到,是一个有百年历史的疾病,于台湾学龄期儿童的盛行率,约有5-7%,经过近年来许多的脑功能影像研究,发现ADHD儿童的大脑皮质成熟度平均比同龄儿童慢了3年,是一种神经发展的障碍;但是由于许多家长常把患童的问题当成是叛逆、不乖、或不用心,但往往随着年龄增长、学业压力增加且伴随情绪困扰时才被发现,但也常错失治疗的时机。ADHD有其病生理基础,非单纯的好动或分心,也不是长大了自然就会好。ADHD如果处理不好会延伸出许多心理、人际、家庭、教育等层面的问题,如如情绪不稳定,工作表现、人际互动不稳定,也常与其它疾病共病,包括:对立反抗性障碍、行为规範障碍、焦虑症和忧郁症等,持续地影响孩子在生活中各方面的适应,进而引发学业中辍、霸凌、甚至物质滥用等偏差行为。

许维坚主任指出,ADHD常见治疗包含:药物治疗、亲职训练、行为管理、认知行为治疗等。除了药物治疗之外,最常建议合併行为治疗,藉由分段学习、学习时减少干扰物与简化环境、合理地设定目标、提升正向回馈、忽略意图引起注意力的行为、学习辨识情绪并管理情绪等,可有效让孩子的问题行为大大改善。

此外,许维坚主任强调,ADHD症状可能会伴随着孩童一路到成年,如何在成长路上得到合适的协助是相当重要的。21世纪是全球化、资讯化的时代,未来世界最迫切需要的工作在目前还没出现;我们必须教导现在的孩子,长大后投入目前还不存在的工作、使用根本还未发明的科技、解决我们从未想像过的问题,许多家长在教养的观念上,可能还停留在传统上只注重读、写、以及算数等学科上,其实这已经不足教养出足以适应21世纪的关键能力,更深入的内容,欢迎民众至现场聆听。

相关文章